街机捕鱼1000炮下载|街机捕鱼单机版下载
貴陽公司法律顧問
法律咨詢熱線:13037890087
當前位置: 首頁 > 律師文集 > 解散清算

關聯企業破產實體合并的分析

發布時間:2018年4月5日  來源: 貴陽公司法律顧問     http://www.glatqy.tw/

  關聯企業破產實體合并是指“將已破產之關聯企業的資產與債務合并計算并且去除掉關聯企業間彼此之債權和保證關系,完成前述‘合并’后,即將合并后之破產財團,依債權額比例分配予該集團之所有債權人,并不加細究該債權是由哪一家從屬公司所引起。
  我國現行法律并未對此作出具體規定,各地法院的實際做法也并不相同。多數法院嚴格遵循法人人格獨立的公司法原則,堅持對進入破產程序的關聯企業分別清算。較有影響的案件包括:廣東國際信托投資公司破產案、德隆系關聯企業破產清算案;而少數法院已經開始依據司法實踐的需要有所突破,嘗試關聯企業破產實體合并清算的做法。較有影響的案件包括:南方證券關聯企業破產清算案、沈陽歐亞集團破產清算案。
  一、關聯企業破產實體合并的正當性
  在法無明文規定的情況下,關聯企業破產實體合并的正當性是必須首先厘清的問題。反對適用關聯企業破產實體合并的理由主要有三點:
  第一,違反了法人人格獨立的基本原則。在各關聯企業均已領取法人營業執照的情況下,獨立的法人人格應當受到尊重;
  第二,受償比例的改變將侵犯部分債權人的利益;
  第三,缺乏明確的法律規定。筆者則認為,上述三點理由均不足以否認有條件適用關聯企業破產實體合并的正當性。
  首先,關聯企業自身對法人人格獨立原則的遵守是適用該原則的前提條件。
  誠然,法人人格獨立原則應當得到恪守,但任何一項法律原則的適用都是有前提條件的,而并非絕對適用。就法人人格獨立原則而言,適用的前提條件是:法人及其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自身必須受到法人人格獨立原則的約束,必須從人、財、物等各個方面保證法人的獨立運轉。如果法人及其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自身都沒有將法人作為獨立法律主體來看待,則筆者認為法人以外的其他主體也就沒有義務和能力將法人作為獨立的主體看待。根據權利義務相對等的基本原則,關聯企業只有履行了法人人格獨立原則項下的義務,才能主張法人人格獨立原則項下的權利。
  本案中,三家公司在人、財、物等各個方面的混同均是非常嚴重的,已經達到了三家公司自己也無法分清的地步,以致他們在給債權人的債權憑證上公開宣稱,三家公司“系同一實體控股的三家公司”,而這顯然有悖于三家公司在工商登記中記載的出資情況。實質重于形式。考慮到三家公司在實際運作中均沒有把自身視為獨立的法人,如果法律還要求三家公司以外的債權人嚴格遵循法人人格獨立原則,則司法的結果顯然將有利于違法者而不利于守法者。至于三家公司均已領取法人營業執照這一事實,筆者則認為不應被作為判斷法人人格是否存在的唯一依據。
  法人營業執照所宣示的精神在于:于申請登記的特定時間點上,法人具備作為獨立主體開展營業活動的各項條件。但是,這種外在宣示作用并非絕對的和一成不變的,法人是否持續地在法律上被作為獨立主體看待,取決于法人運作的合規性等多項因素。一紙法人營業執照,并不足以為企業的獨立人格提供終生的保證。
  其次,從債權人的視角來看,實體合并應當屬于意思自治的范疇,當可通過債權人會議表決的方式確定是否適用。
  勿庸質疑,經過實體合并清算后,債權人的受償比例可能會發生變化,既有可能提高,也有可能降低。受償比例降低的債權人的利益確實受到了影響,但筆者認為這并不影響實體合并的正當性。主要原因在于:破產作為一項特殊的集體受償制度,始終是以多數債權人同意作為運作基礎的,而并非以全體債權人的同意作為先決條件。本案中,在三家公司均已進入破產程序的情況下,破產財產在總量上已經確定,只是無法在三家公司之間作出準確的區分。如果堅持采用個別清算的方式,則無論哪一個債權人都無法得到實際清償,至于清償比例的高低則更是紙上談兵。司法實踐當中,采取分別清算方式審理的破產案件往往因關聯企業之間的債權債務無法區分而難以審結。
  比如,上海法院所審理的德隆系關聯企業破產清算案自2006年立案起至今尚未審結;北方證券公司關聯企業破產案作為上海法院受理的首例證券公司破產案件,因北方證券公司的兩家關聯公司與北方證券控股股東之間的債權債務難以清理,自2007年受理后也陷入停頓狀態。
  最后,從救濟手段自身的有效性來看,實體合并是解決關聯企業財產無法區分問題的唯一選擇。為了規制關聯企業之間的不當交易行為,現行法律當中明確規定的救濟方式包括破產撤銷權、破產無效和法人人格否認。
  但是,限于自身的適用條件和功能,破產撤銷權、破產無效和法人人格否認均無法在關聯企業財產難以區分的情景下發揮作用。從適用條件來看,破產撤銷權和破產無效并不對法人人格本身的獨立性提出質疑,而法人人格否認也僅僅在個案中否認法人人格,在后續案件中法人人格仍有可能得到尊重,而實體合并的適用則等于終局性地否認法人人格,破產程序終結后法人人格將不可能繼續存在;從功能來看,破產撤銷權、破產無效和法人人格否認多針對某項特定的不當交易提出,其功能在于通過取回特定財產或者追究股東責任來增加債權人受償的可能性,而實體合并則并不以特定交易的正當性作為審查重點,它是通過對高度關聯性的認定從根本上否定關聯企業之間的法人人格界限,從而解決認定財產困難的問題。
  可以說,破產撤銷權、破產無效、法人人格否認以及實體合并這四種救濟手段針對嚴重程度不同的關聯交易發揮作用:破產撤銷權與破產無效針對最為輕微的關聯交易,債權人只需要證明破產企業在特定交易中存在不當情形即可;法人人格否認針對中等嚴重程度的關聯交易,債權人需證明股東或實際控制人具有濫用法人人格的情形,但不須證明關聯企業的財產達到了無法區分的程度;實體合并針對程度最為嚴重的關聯交易,即由于股東或實際控制人的濫用,關聯企業之間的財產已經達到了無法有效區分的程度。比如在本案中,三家公司均已進入破產程序,法人人格面臨終局性的否認,并不符合破產撤銷權、破產無效和法人人格否認的制度初衷。
  同時,本案最核心的問題在于三家公司之間的財產難以區分,以致破產程序難以推進,而無論破產撤銷權、破產無效還是法人人格否認均不具有厘清關聯企業產權界限的作用,均不能解決審判中的實際問題。
  綜上所述,盡管現行法律沒有就關聯企業破產實體合并作出明確的規定,但出于規制關聯企業違規行為、保護多數債權人利益以及有效審理相關破產案件的考慮,關聯企業破產實體合并的有條件適用具有正當性。在這方面,筆者認為司法實踐再次走在了立法的前面[10],相關的成功經驗和做法亟待為立法所吸收。

  二、關聯企業破產實體合并的適用條件
  由于缺乏明確的法律規定,筆者認為關聯企業破產實體合并的適用應當受到嚴格的限制,必須同時具備以下三個條件方可適用。
  第一,負責清算的會計師事務所等中介機構出具第三方聲明,表明關聯企業之間的財產難以準確區分。與審理法人人格否認等其他關聯企業案件不同的是,法院在關聯企業破產實體合并中的自由裁量權應當受到最大的羈束,只有在關聯企業的財產確實已無法區分時方可適用。如果進入破產程序的企業雖然為關聯企業,但其財產可以有效區分,則不應采取實體合并。實踐中,關于財產是否可以區分的判斷應當交由具有專業知識的會計師事務所等中介機構作出。這樣做,既可避免法官在財產清算當中的專斷,也可以減少債權人對實體合并的質疑。
  第二,債權人會議表決通過實體合并方案。在類似本案的關聯企業破產案件中,破產財產的總量是確定的,債權人的破產債權總數也是確定的,唯一需要決定的是破產財產的清算方式。筆者認為,在關聯企業均已進入破產階段后,此后再次以獨立法人的身份對外開展經營活動的可能性已經微乎其微,因此采取不同的清算方式所影響到的僅僅是破產債權人的利益,與社會公眾無涉,甚至對破產的關聯企業本身也不產生任何實質的影響。在這種情況下,債權人的意思自治理應受到尊重。
  第三,法院自身的綜合判斷。除了會計師事務所等中介機構出具的第三方聲明、債權人會議表決同意外,法院也必須對應否啟動實體合并作出獨立的判斷。主要包括三個方面:一是從法律層面對關聯企業的主要財產是否可以區分予以復核;二是考慮財產以外的關聯情況;三是對債權人會議表決的有效性進行審查。
  三、關聯企業破產實體合并的審理要點
  案件管轄。在涉案關聯企業的注冊經營地不同時,首先產生的難點就是案件的管轄問題。比如在德隆系關聯企業破產清算案中,德隆系企業的破產案件分別由上海法院、新疆法院、湖南法院和江蘇法院受理。德隆系案件至今尚未審理終結,除了與案件本身的復雜性有關外,與法院的分散管轄也不無關系。
  管轄的分散勢必導致清算機構與清算資料等的分散,使得法院更難了解破產關聯企業的全貌。法院之間也難以就是否采取實質合并達成統一的認識。有鑒于此,上海市金山區人民法院在收到債權人針對本案三家公司提出的破產申請后,就三家公司注冊經營地不同的情況,向上級法院提出了指定管轄的申請,最終獲得了三起破產案件的管轄權,從而為破產程序的有序推進奠定了重要的基礎。在確定管轄法院時,原則上應當指定關聯企業主要財產所在地法院為管轄法院。表決程序。
  關聯企業的債權人會議應當分別就實體合并的清算方案予以表決,《企業破產法》第六十一條第一款第(十一)項所規定的兜底條款可被視為相應的法律依據。關于各關聯企業表決的有效性,應當依據《企業破產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予以判斷。在各關聯企業分別表決后,法院應當對表決情況進行匯總。在法律尚未作出明確規定的情況下,實體合并的進行應當以各關聯企業的債權人會議均表決通過為前提條件。
  一是關聯企業之間的債權債務直接予以滌除,提高普通債權人的受償比例。實體合并后,關聯企業的財產打破所有權界限,相互之間的債權債務視為從來沒有發生。應當注意的是,滌除并不意味著關聯企業之間的債權債務僅僅相互予以抵銷,然后以余額計入破產債權,而是不分數額地全部從關聯企業的資產負債表當中抹去,視為關聯企業之間不存在債權債務關系。本案采取實體合并后,關聯企業間共計118,220,929.88元的債權債務被滌除,極大地提高了普通債權的受償比例。
  二是普通債權人的債權按照戶名予以合并,以減少債權人的數量。比如本案中,實體合并之前,同一債權人可能同時在美浩公司、動力公司、企業公司申報了債權;實體合并后,清算組對同戶名債權予以合并,戶名相同的債權人無論申報了幾次債權,都作為一個債權人對待。由此,登記債權人的數量從308 戶減少為235戶,極大地提高了清算效率。

【延伸閱讀】

公司法司法解釋二全文

注冊各類內資公司經營范圍參考 

公司章程范本下載(標準板)

公司合同和公章的區別
 



首頁| 律師介紹| 專長領域| 法律文集| 相冊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詢|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網站地圖
All Right Reserved 貴陽公司法律顧問
All Right Reserved [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法律咨詢熱線:13037890087  技術支持: 大律師網
街机捕鱼1000炮下载 1990至2018上证指数 25选7 快乐双彩 2013新浪体育评现役50大 广西快乐10分 7m体育篮球比分网 北京赛车 东风汽车股票分析 中国所有的p2p理财平台排名 25选5 快乐12 股票行情 走势图 dota比分网 25选7 奥运会网球比分板 山西11选5